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教育锐评 > 到指定书店买教辅又上新闻头条 怎么看?

到指定书店买教辅又上新闻头条 怎么看?

2020-09-27 来源:新浪网  浏览:    关键词:

家长到老师指定书店买教辅的“新闻”又上了头条。去年、前年的同题新闻都忘记了吗?无论当地教育局能调查出什么样的结果,对别的地方也不会有多大影响。以今年秋季开学接连被媒体曝光的两个地方为例,算是笔者所在县城的邻县,就在本地很多人转发这消息的同时,本地很多家长或学生都若无其事地去老师没有指定的书店一摞一摞地买教辅——书店没有指定,但教辅指定了,而只要是某个教师指定的教辅,一般而言,全城有货的书店屈指可数。

这些年,每逢学期刚开学或者期末复习刚开始时,笔者所在县城里的几家教辅书店门前,连续多日都是人头攒动,甚至堵塞了整个街道——家长们手里或多或少拎着各种各样的教辅,包括课课练、单元测试、字词句、教材讲解、期末复习等等。

有些老师“指定”的教辅实在太多,根本就写不完,有的老师也并不要求学生全部完成。

赞成的声音有之:有家长说,还不如过去,由老师集中代购,统一发统一收费,多省心;有家长还指责“告状”的,告啥乱收费?学生总得写作业,反正家长不少花一分钱,让家长自己去找书店,再一本一本找教辅,浪费时间活受罪,还可能耽误工作;也有家长听说某种教辅“好”,不等老师“指定”就去买了,他们认为学生只有多写多练才能提高成绩;有些家长认为,老师能更专业地判断教辅的优劣;有的家长表示“很理解”老师可能拿回扣。

反对的声音也有:教辅为什么那么贵?老师得没得好处说不清。老师该得这个“好处”吗?弄那么多教辅,学生写不完,老师也讲不完——也许根本就没打算讲完,好好的卷子那么多,没让学生写一个字就变成废纸,真是浪费啊!有人更干脆——不用教辅,是教师教不好,还是学生学不会?就笔者个人观察,很多人都在质疑,但仅限于私下聊天。

买教辅让很多家长不胜其烦,可是好像谁都提不出合理而又让各方都能接受的办法。表面上一些地方治理涉及教辅的“教育乱收费”现象卓有成效——有的学校没有“乱收费”了,可暗流涌动。一些学校和老师不直接收钱了,但跟教辅书店暗通款曲,让家长自己去教辅书店,然后由教辅书店给学校或者教师回扣。而有些反对到“指定”书店买教辅的,并不反对让学生用教辅。被教辅折腾得苦不堪言的学生只能“保留意见”。

笔者一直认为:某些教辅书店、学校和老师从教辅中得到的利益越大,就越可能以教辅的形式给学生布置更多的作业,加重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教辅,是中国图书市场的畅销品,却恰恰是中国教育的病态缩影。

繁荣的教辅市场让笔者对一些图书畅销榜产生怀疑,随便一种教辅,恐怕都比畅销榜上的图书销量大。或许,单品教辅的报税“码洋”上不了畅销榜。表面上,一些教辅的定价不低,家长们买的也不便宜,一种教辅单品销售额绝对可以冲击畅销榜,要说各种教辅单品销售额占据畅销榜前100恐怕也不算夸张。教辅经营,大概在某些地方也算得上一种“支柱产业”了。但是,书店不用交税,只有出版社和印刷厂交税,而教辅书店拿到的“出厂价”却很低,书店的实际销售额无须公开,教辅的终端消费者——家长们的付出,在公开的账面上是看不到的。

据笔者所知,一个县城甚至一个县域的各家教辅书店几乎是品牌教辅的独家代理,我有你无,你有我无,也可以称之为垄断性经营,一方面避免公开的价格战,更关键的是另一方面,避免替竞争对手结账出回扣——一些老师都是从学生的教辅中撕下书店指定页反馈给书店而拿回扣。

据了解,有些学校在主管部门的指导下成立了“家长委员会”,目的之一就是让学校和老师摆脱“教育乱收费”的恶名,由“家长委员会”出面联系教辅购买,但实际上还是在学校和老师“建议”下操作,家长们仍然是一分钱不少花,教辅书店照样给老师回扣,本质上还是“指定教辅”“指定书店”那一套,“家长委员会”只是充当“白手套”或者挡箭牌,替学校和老师背书而已。

教辅书店究竟赚了多少钱?作为一线教师,笔者多少了解一点“内情”。举个例子,一本课课练,家长买要花20元,但教辅书店要给老师12-14元的回扣;一本单元测试卷,家长最低15元能拿到,教辅书店要给老师12.5元回扣;一本教材讲解家长35元拿到,教辅书店给老师13元回扣;一本字帖家长15元拿到,教辅书店给老师至少10元回扣。而且,教辅书店因为有学校和老师为之背书,看上去是薄利多销,实质上却是暴利多销。如果家长自作主张给孩子买教辅,书店更高兴。

显然,教辅图书存在暴利的嫌疑。如何切断书店与学校和老师之间的利益链?笔者建议,也许还可以考虑从教辅图书定价开始着手,对出版社以教辅图书定价为课税标准,让出版社不敢虚涨教辅定价。可能有人担心这样会冒出更多的盗版教辅,对教辅书店有监管职责的部门应该知道怎么做吧。当然,发现教辅书店跟学校和老师之间有利益输送,那就等于发现了犯罪线索,以行贿和受贿论处,毫无疑问会有更大的震慑作用。

笔者希望:当教辅图书不再成为最畅销的图书,让教辅产业冷清下来,校园的教育环境也许会干净起来,学生的课业负担也许随之而轻一点。

我们希望这里是真正的圆桌会议,尽量接近理性,尽量远离口水,尽量富于建设性,谈论那些从胎教开始就争论不休的教育问题。为此,我们拉出一张“教育圆桌”。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