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幼教 > 「时评」网课虽好,不容“野蛮生长”

「时评」网课虽好,不容“野蛮生长”

2019-03-31 来源:钱江晚报  浏览:    关键词:在线教育,中央音乐学院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评论员 张炳剑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日前,乐评人邓柯在微博上指出一段音乐网课的诸多错误,并配发了相关网课视频。

该网课教员张一方曾就职于中央音乐学院。

事后,该教员曾经从音乐学院离职。

据邓柯罗列,该网课解说视频中,一些基础学问点呈现“低级错误”。

此外,网课视频中还包括唱错唱名、认错音程等基础技艺的错误。

邓柯以为,这些都是十分基础且重要的内容,小学阶段就触及了,中央音乐学院的教员不该是这种素质。

之后,事情很快得到了恢复。

原来这位“张一方教员”并非中央音乐学院的教员,只是劳务公司派到该校学生处的行政工作人员;另外,该视频是她到该校之前的个人行为,与中央音乐学院并无太多瓜葛。

能够这么说,张一方是一个“三无人员”,无中央音乐学院编制、无作为教员资历、无应有的音乐学识。

这看似是误人子弟的个案,背后反映出的却是在线教育平台展开中不时存在的乱象:谁来严厉选择教员?谁来监管课程质量?这几年,由于准入门槛相对较低、政策体系不健全、利润空间较大,在线教育行业吸收了大量的人和资本的涌入,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展开状况统计报告》显现,截至2018年12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范围达2.01亿,较2017年底增加4605万,年增长率为29.7%;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范围达1.94亿,较2017年底增长7526万,增长率为63.3%。

但是,在展开的激流之下势必就是“鱼龙混杂”,规则的缺失、阅历的缺乏、展开阶段的不成熟,不可避免地招致了在线教育的“野蛮生长”,这个范畴存在的乱象也是十分严重。

比如,多数机构缺乏“办学答应证”,很多互联网教育企业只具有工商部门颁发的停业执照,而短少教育部门颁发的办学答应证;又比如,在线教员的准入门槛缺乏监管,教员队伍鱼龙混杂,多数教员以至连教员资历证都没有,课程内容良莠不齐。

以张一方的课程为例,学生大多是计划参与音乐教员资历证的考生,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未来将成为音乐教员,假如没有被曝光,听了课程的学生未来再去教学生,那我们未来的音乐教育将会变成什么样?能够大胆地推测,在野蛮生长的网课市场里,“张一方”绝不是个案,在不同的网络课堂上,恐怕还有更多的“张一方们”依然生动着,招摇撞骗、拼命捞金。

这一现象显然需求尽快得四处置。

不过,网课的益处也是不容抹杀的。

相比传统教育,在线教育具有很多便利性,学生深居简出就能享有更多教育资源,特别是其能够很好地满足于学习者随时随地、名师直播课、一对一辅导等需求,曾经越来越成为学校教育的有力补充,以至是教育方式的一种未来趋向。

但网课虽好,却也不容“野蛮生长”。

因而,有关部门应该本着支持、鼓舞的态度,在充沛思索到网课的特性、属性的基础上,尽快出台相关的政策法规予以规范和引导,面对新业态的“野蛮生长”,宜疏不宜堵,但必需及时遏制,以便让其更好地发挥公办教育、学生个性化生长的补充作用。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